死刑复核works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死刑复核 河北省高级法院不配称为"人民法院"!(周立新)

河北省高级法院不配称为"人民法院"!(周立新)

来源:成都刑事律师   网址:http://www.lawcdxs.com/   时间:2016-11-02 14:11:29

分享到:0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不配称为“人民法院”!

 

2005年3月,聂树斌强奸杀人案暴光后,我以一个法律职业人的敏感性判断这定是一桩冤案,我和许多观注此案的人们期待着司法机关能够早日查清案情,还原事实真相,向社会公众作出一个负责的交待。转眼间两年多的时间过去了,我在心头虽然也会偶尔想起这个案件,但是毕竟沉寂了这么长的时间,我似乎已经恢心丧气的时候,今天却在《中国和谐社会网》上看到了作者赵凌的文章《“聂树斌案”真相逼近》(以下简称“赵文”)。

所谓“真相逼近”,是根据“赵文”所讲,聂树斌因发生于1994年8月5日的被害人为康某的强奸杀人案(以下简称9485案)被河北省高院终审判处的死刑。至2005年3月,因另一强奸杀人案被捕的王书金自供了自己才是94.8.5案的真凶.河北省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于今年4月以强奸罪和杀人罪判处王书金死刑.随后,王书金向河北省高院提出了上诉,理由是检察院未诉其强奸杀害康某的罪行,导致无辜者蒙冤.

在王书金自供为“真凶”后,两年多来,聂树斌年逾六旬的老母亲张焕枝数次往返于石家庄和北京,为聂树斌申诉吃尽了苦头。在河北省高院不接受她的申诉后,在不久前张焕枝兴奋地告诉记者:“最高院受理了我的申诉!一切就寄希望于最高院了。”最后的局面极有可能是“王书金”和“聂树斌”在最高人民法院相遇:一个为死刑复核,一个为死刑申诉。“赵文”作者善良乐观地认为,“他们将不得不以这样独特极致的方式将真相示人——让杀人者蒙羞,让蒙冤者昭雪。”

我也期待着“让蒙冤者昭雪”的这一天早日到来。但是,我更想对作为人民法院的河北省最高审判机关进行谴责。

我要谴责的并非是河北省高院冤杀了聂树斌,因为法律人的理性告诉我,未经司法改判,聂树斌目前仍然是经合法程序认定的凶手而被判处的死刑。我要谴责的是根据“赵文”反映出来的,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聂树斌母亲张焕枝这位申诉人权利的蔑视和践踏。

在“真凶”王书金的供述暴光后,感觉已胜卷在握的申诉人张焕枝向河北省高院提起再审的申诉被驳回,理由是“其不能提供当年聂树斌的原审判决书。按照法律规定,原审判决书是申诉必须提供的要件之一。”

但是,聂树斌从被判处死刑直至被枪决,他的家人从未收到过一审和二审判决书,其父是在到看守所为聂树斌送生活用品时才知道他已在前一天被执行了死刑的。

没有判决书,而申诉又必须要具备判决书,那么就向作出判决书的机关河北省高院索要判决书,这本应该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是“从未看到过判决书的聂母张焕枝在过去的两年中一直为寻找判决书绞尽脑汁”。

“赵文”讲述到:

此前各方向法院讨要判决书的所有努力均以失败告终,包括律师。已经与聂家解除委托关系的前代理律师李树亭告诉记者,他曾四次前往河北高院索要聂案判决书,法院以领导正在调卷为由拒绝提供。
   按照1996年修订的刑事诉讼法及最高法院司法解释,判决书必须送达被告人近亲属。但河北高院以聂案是1996年前的旧案为由,拒绝提供。

联系我们contact

more

  • 任云峰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13880089840
  • yunfengren828@163.com
  • 成都市蜀西路46号盛大国际4栋15楼